贫道这厢有礼了

杂食动物,生冷不忌荤素均沾,80%的主角绝缘体+20%反派/配角乱拉郎
冷cp爱好者,墙头多到能建个长城
奇懒无比,没事的时候没脑洞,有脑洞的时候不想动
写的一般得坑,画的基本要弃
我不是文画兼修,我只是理想主义
慎入慎入

【高祁】高书记和他的小狼狗(七)

还是先来说点啥

我觉得我这个懒癌到了末期的人真心不该开文越到假期越不想更说的就是我

大概这篇能写出来也是因为下午太闲了没事干么

本篇依旧是狗崽子同伟和高书记的那些事

逻辑混乱语句不通什么的…

严重occ预警一定想好了再看

我也不造我还能持续更下去多久反正企图弃坑已经很久了

渣文笔预警谢谢所有容忍我文笔的同好

——————————分割线么——————————————

说那么多以前的事也不如来袋子火腿肠实际,毕竟狗崽子要是再不吃饭可是要满打满算差不多24小时没进食了。

祁奶狗撒开了四条小短腿死劲往二楼窜,高育良瞅着一个没拦住就让这来路不明的小崽子钻进来他学生的客房,啊不是他学生专用卧室。

房间里一切照旧,床上罩着床罩,床头柜上还摆着自己上次来特意留下的钥匙,咳,高育良家的钥匙么。

就是高老师觉得他学生天天跑来还那么晚,自己次次下去开门也挺累的,就拿了串备用钥匙给他说是以后自己开门……当然祁大厅长就算有了钥匙也得规规矩矩的敲门敲到他老师给开才肯进去,一来二去的,钥匙的是两人就没提过了,高育良也没说要收回来过。

所以那钥匙就一直挂在祁厅长的钥匙串上,就是一直没用过么

后来祁同伟觉得那猴子也查的差不多了,估摸着自己也是凶多吉少,就半夜悄没声的摸进他老师家,第一次用了那把钥匙,发挥他多年从警的经验,把那把钥匙偷偷放这了,咳,还偷摸藏了一包火腿肠。

要是按公安厅长自己的话来解释的话,
估计就是:等老师收拾屋子的时候还能想起我云云。

祁狗崽想起当时这个决定突然特别感谢那个时候脑袋被门夹了的自己。

卧槽真是因为这个决定现在才避免了被饿死的悲惨结局啊我去!当时真是英明神武料事如神什么的……

等小狼狗费劲扒拉开衣柜的门,把整个身子都钻到衣服里之后,高书记才姗姗来迟的推开门。

进屋四处瞅了瞅,就看见大开的衣柜门里钻出一个圆滚滚的黑里带黄的小屁股,上面还有个摇来摆去的小尾巴

???

高书记一向聪明的脑袋有点不够用了

那个小屁股就一点一点的在高书记的注视下往外挪,后腿,身子,脑袋……

等崽子终于把嘴里咬着火腿肠袋拖出来的时候,眼角一撇就瞅见门口站着一个不明黑影

嗷?

再往上仰一点脑袋……

卧槽老师您别那么看着我啊卧槽!

奶狗被他高老师莫名的眼神惊的双耳背后贴在头皮上,爪子一软差点没啪在地上,后面高高翘着的尾巴也钻到了屁股底下去。

松开火腿肠袋子嘴巴一张“嗷呜”一声。然后像是回过神来似的,爪子一扒拉“嗖”一下把袋子扒拉到身后,紧接着吧唧就坐在袋子前面企图挡住身后的火腿肠,最后面对高育良咧着嘴吐着舌头兴高采烈的“汪”一嗓子。

典型一副干了坏事被他老师抓包之后最习惯性的反应

高育良盯着正襟危坐的崽子看了一会,推了推眼镜迈步走到小奶狗身前,左手捞起奶狗抱在怀里,又看了看沾满口水的火腿肠袋子,无视了怀里祁狗崽一脸的“老师老师快把我的肠捡起来嘤嘤嘤”,跨过火腿肠单手整理着衣柜里狗崽翻乱的的衣服。等到衣服都已经摆放整齐,高育良合上衣柜的门,手掌在狗崽子脑袋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小狼狗缩了下脑袋,耳朵稍稍往后展了展,吐着舌头舔了他老师一手口水

老师老师,我人都在这呢您还管什么衣服啊

高育良弯腰拎起地上袋子没有口水的一角,走到床头柜前低头看着钥匙不知道想什么,过了一会,他把袋子交到左手,右手拿起穿在金属环上的单个钥匙,犹豫了一下还是塞进了兜里。崽子盯着离自己只有一个手掌距离的火腿肠小小的喷了口气,扭着头费劲的舔他老师的手,尾巴拼命的摇来摇去。

嘤嘤嘤老师您再缅怀会儿您学生就真的得在下面等您了啊喂!

十分钟之后祁同伟趴在他老师腿上就着他老师的手吃的正香。高育良一只手捧着切成块的肠另一只手一下一下的摸着崽子黑色的背毛。虽说是狗都有点护食的尿性除非是真正训了很久的工作犬之类,但祁同伟又不是狗,怎么会有对他高老师护食那种奇怪的脾气,当然要是别人来抢可就保不准会不会留下个牙印子了。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