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这厢有礼了

杂食动物,生冷不忌荤素均沾,80%的主角绝缘体+20%反派/配角乱拉郎
冷cp爱好者,墙头多到能建个长城
奇懒无比,没事的时候没脑洞,有脑洞的时候不想动
写的一般得坑,画的基本要弃
我不是文画兼修,我只是理想主义
慎入慎入

【高祁】高书记和他的小狼狗(8)

好了我终于(在良心的谴责下)回来了
依旧是高书记和祁狗崽的那点事
大概懒癌默契无可救药了吧
高考后终于打算开始更文了
依旧渣文笔怎么破
感谢大家容忍我到现在

以及,我终于让崽子吃上饭了

emmm…隔的时间有点久,不好意思…大家要是忘了前面的就点我头像进去看吧…还不太会弄链接等我摸索一段时间

————————————以下正文——————————

解决完狗崽子的温饱问题,眼瞅着墙上挂的表那小短针马上就要戳到三的鼻尖上了,觉着反正后半夜也睡不着了不如干点有意义的事,就比如,给他新捡的狗崽子洗个澡。

奶狗吃完饭后瘫在沙发上酝酿睡意,在被一种不是很熟练并且不是很舒服的姿势抱起来之后,把不大的小眼睛睁开一条缝,悄咪咪的观察前进方向

呦呦呦,老师是不是要带我去卧室啊!

想着想着小尾巴就不由自主的晃了起来。

近了!近了!就是前面那间!嗷嗷嗷!要和老师睡一间屋子了!
直到他老师脚下一个拐弯,进了边上的浴室

???
浴室?
老师您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门“啪”的一声在身后关上,狗崽子趴在它老师肩上一脸生无可恋,不,老师,我们不约。

别误会,祁奶狗其实并不是害怕洗澡或者是怕水。要是真的说起来缉毒警察哪个不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更不要说是其中的佼佼者祁同伟了。所以我们可以猜测狗崽子也许只是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害羞?毕竟要被高老师摸遍什么的…

当然在真正开始洗澡之后祁狗崽才真正明白他所担(害)心(羞)的只不过是小事情。没有任何养狗经验的高书记完全不知道给狗洗澡跟人洗澡是一样的,都要有个适应水温的过程的。所以祁奶狗在(羞涩的)半蒙圈状态下毫无防备的被46度的热水直接淋在了背上,整只狗瞬间嗷一嗓子蹦起来多高。祁同伟已经完全无法顾及溅了旁边高老师一身水的事,脑子里尖叫着只有一个念头:艹嗷嗷嗷要熟了!

洗澡的问题的麻烦还不止这一件,在艰难的人狗交流(崽子:嗷嗷嗷呜呜嗷嗷嗷!高老师:???狗怕水?)之后,睿智的育良书记终于把水温调低,狗崽子也逐渐适应了的情况下,还没洗两下,祁崽子在耳朵越来越严重的不适感中僵住了,望着认真给他冲脑袋的高老师欲哭无泪。黄水晶般的眼睛里努力传达着一个念头:耳朵…耳朵进水了…

四十分钟的兵荒马乱人喊狗吠(并不)之后,黑色背毛黄色爪子的奶狗趴在高育良卧室床边的脚垫上当狗皮垫子。死狗一样瘫在白色的针织垫子上,任由他心爱的高老师拿着吹风机对自己动手动脚,对曾经激动人心的时刻心中平静到不起一丝波澜,祁同伟深信现在自己怕是只有半条狗命可活了。

刚开始被烫到半熟,中间耳朵进水,到后半程高老师以大学教授的广博见闻想起给狗洗澡好像有个特殊的步骤叫挤肛门腺。于是当狗崽子被一把抓住尾巴的时候整只狗都僵硬了。面对渐渐接近的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心中感到万点的不妙。

老师你没认我的时候别想摸我pp(并不)

在狗崽子缩在墙角夹着尾巴,誓死不让从未有过养狗经验的高教授进行高难度技术动作之后。育良书记从善如流的放弃了这个打算,只是用饶有兴趣的探究性目光看的小奶狗毛都吓了起来。

温热的风忽远忽近的拂过,湿淋淋的皮毛渐渐干燥起来。一双熟悉的手不紧不慢的穿梭在毛发间,轻轻抚弄着黑黄的短毛,带着祁同伟眷恋的味道,清茶,檀木,又像是书卷的气息。渐渐的,崽子觉得眼皮开始发沉了,眯起眼睛,吹风机闹人的响声却扰的奶狗不得安宁。正好那双大手正在抚摸脑袋,伸出前爪,一把抱住干燥温暖的手,覆在自己的耳朵上,肉乎乎的肉垫上传递出人体的温度。

唔…这样果然不那么吵了。祁崽子模模糊糊的想,蹭了蹭头上的手,累了一天的小奶狗渐渐进入梦乡。

高书记单手摁掉吹风机,动了动被小狗抱住的手,手掌下幼犬细软的绒毛和比人体略高一点的温度让他忍不住在揉了两下。轻轻抽回手,看着那个黑黄的毛团子自己扭了扭慢慢把团起来,圆滚滚的像个球。

伸手臂关掉床头灯,房间暗了下来,天色渐渐发白,四点半了。高书记摘下眼镜,眯着眼睛端详了一下趴在床边垫子上的狗崽子,嘴角挑起一个莫测等我弧度。

一个会坑人,知道去他学生房间找吃的,很聪明的狗崽子么…有趣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