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这厢有礼了

杂食动物,生冷不忌荤素均沾,80%的主角绝缘体+20%反派/配角乱拉郎
冷cp爱好者,墙头多到能建个长城
奇懒无比,没事的时候没脑洞,有脑洞的时候不想动
写的一般得坑,画的基本要弃
我不是文画兼修,我只是理想主义
慎入慎入

【高祁 微沙李】高老师的小狼狗(三)

孤鹰岭之后厅花重生成狗崽子的梗

本章涉及个人评论,欢迎交流,不喜勿喷

新手写文,渣文笔见谅

说好了这章补上上一章的

严重occ预警

感谢所有支持和喜欢的筒子

————厅花说他挨饿很委屈的分界线—————

目标,十二点方向一米处,高一米
任务,强抢路边小吃店的一只烧鹅
方案,隐蔽前进,快速突击,及时撤退

祁狗崽四肢低伏,肚皮紧贴着泛着凉意的地面,背部紧绷,肥爪子用力抠住水泥地,两只棕褐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高高在上的烧鹅,像一枝蓄势待发的箭

嗷!来吧!我的晚餐!

就在此时!

在祁同伟决定开始行动的前一秒,他的视线被人挡住了,严严实实的,以一只奶狗的视角来说

大爷的!哪个不长眼的挡公安厅厅长的视线!

狗崽子愤愤然呲出一口小白牙,从鼻子里喷出一声响亮的“啧”,

拟声词什么的,祁奶狗天赋异禀

抬起眼角看了看,前公安厅长表示他对一群吵吵嚷嚷貌似深井冰的女学生一点兴趣都没有,尤其是还傻了吧唧的喊着什么啊好可爱的狗狗之类的女学生。

切,他喜欢的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温文尔雅偏偏君子的高老师,或者是知书达礼聪明伶俐能说会道精明强干的高总。

又抬起脑袋瞄了一眼,咳,抬起脑袋什么的,因为祁崽子发现身高差实在是个硬伤,总不能只瞅到一堆粗细不一的腿是吧!

就这次抬头,黑色的小团子再一次从地上蹦了起来,浑身的软毛都炸了起来,整个崽子看起来大了一圈

嗷嗷嗷!我的烧鹅!我的晚餐!啊!被拿走了!!!

祁厅花觉得他现在可以选择再死一次免得再受罪。

磨了磨尖利的乳牙,祁崽子目光不善的盯着这几个飞了的烧鹅,哦不,让烧鹅飞了的女学生。

嗷呜你们这群!赔你大爷的烧鹅!

祁同伟现在非常感谢上苍让他重新活了一次成了一条狗,这样他就算破口大骂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因为没人听得懂。

嘿看我这压抑了一辈子的暴脾气!

祁奶狗一边冲人嗷嗷一边想

上辈子也就最后跟臭猴子骂了几句,想他祁同伟憋了一辈子容易么!

眼瞅着小(祁)狗(大)崽(厅)子(长)要彪,那几个大学生赶忙从自己桌上拿了几块肉

“狗狗乖,不叫了啊”
“来狗狗吃肉”
…………
祁同伟看着扔在自己眼前的肉,愣怔了一会儿。

他有点不知所措,晃了晃脑袋,祁崽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忽然看明白了他现在的身份,他是一条狗啊,不再是那个就算是坏也坏的理直气壮的公安厅厅长了。

就应当吐着舌头一脸温顺的接受人们施舍的狗

他们那样施舍的语气……那样的高高在上

如同当年梁书记和梁璐对他做的,打压到最底层,然后等着他不甘心的来求,

祁同伟又想起了当年在汉大的那场求婚。

众目睽睽之下公然下跪,与其说是求婚不如说是求饶,
如同一只摇尾乞食的狗,祈求着梁璐梁书记的原谅和提拔,什么心高气傲年轻气盛,早在毕业分配之后就被磨的的一干二净。

他不想当那山里的第二个司法所所长

政法三杰之一,又怎么可能甘心止步于一个穷乡僻壤,一个小小的缉毒队长。

他想要更多

那一瞬间他选择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放弃了尊严……和底线,沉迷于权利带来的巨大力量,最终,一切都不是曾经希望的模样。

多年后他站在最敬重最喜欢的老师面前,老师痛心疾首的问

“当年大学里你是多么单纯啊!现在怎么变成这样!”

欲望和权势终于使他成了这副惹人厌的卑躬屈膝又奸诈狠毒的模样,成了老给老师添麻烦的学生,也终于使他走上了孤鹰岭的不归路。

小小的狗崽和几块肉被困在众人目光围成的圆圈中间,店铺门口的白炽灯给小狗拖出了长长的影子。

祁同伟动了动僵硬的爪子,慢慢的往后退了一步,

还在坚持着你那点可怜的尊严么,那不是上辈子在汉大就被打碎了么!

脑中一个声音刺耳的狂叫着,狗崽子的身体又小小的瑟缩了一下

哈!不是饿么!吃啊!和上辈子一样嘛!结婚,就能逃离那个鬼地方一路高升。吃掉,就能填饱肚子从此活下去。你忘了你当时怎么选的么

黑团团脑袋上的小耳朵抖了一下,细长的尾巴低低的垂在身后,长着黄色软毛的四条小腿缩在身子底下。

有没有人……有没有人……能来帮帮他!

那么多年前他跪在操场上声音嘶哑的喊着嫁给我梁璐,那时他心中多么盼望有一个人能帮帮他,就算当场崩了他给他个解脱都行

小小的奶狗耳朵突然抽动了一下

车声

很熟悉的车声

祁同伟猛地抬头,一双褐色的小眼睛透过一条条腿的缝隙四处看着

是谁

是谁来救他了

那是一辆黑色的商务车,正在不远处的路口等灯,停留的时候祁狗崽凭借他绝对5.1的狗眼看到了车牌

是极小的一串数字:000X

汉东省省委副书记,政法书记高育良的专用车牌

老师!

是老师!

四个月大的昆明犬汪的一声从人群中冲了出去,已经有些僵硬麻木的小爪子狠狠的蹬着地面,丝毫不顾忌脚掌的传来的不适

一张小小的狗脸上全是见着亲人的狂喜,眼睛死死的盯着已经开动的汽车,舌头伸的老长,呼哧带喘的狂奔,尾巴举在屁股后面成了一条直线

嗷!

老师!


————————写在后面的话———————————————

为什么忽然写这个呢呢
是因为不想让大家觉得我完全脱离了同伟的角色而新设了狗崽子的角色

并不

怎么说,我觉得厅花一直是个很矛盾的人,他最终走上孤鹰岭的不归路,可以说是时势逼迫,另一方面就是他极强的上进的欲望。

尤其是在他作为当年政法系最优秀的学生却被分配到小山村的时候,我觉得以他当时的骄傲心中必然是压抑着不满委屈和绝望的,所以他抗争,于是就有了孤鹰岭的缉毒英雄。

但他发现英雄没有用,所以他会说出英雄在权利面前是工具这种话

这个时候他觉得只有权势能满足他对工作和未来的渴望,于是他选择去汉大跟梁璐求婚。

可以说这一切没有人逼他,但所有人又都在逼他。

我不能说祁同伟不可怜,但有一天和母上谈起他,母上大人说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全中

母上大人说他当时可以选择就留在那里当一个缉毒英雄,怎么可能以后没有一点机会往上走,易学习不就是个例子么

可他不行,我觉得祁同伟作为一个苦孩子,他理想和现实强烈的反差会导致他对现实的需求急剧增长,具体来说就是他会不择手段实现他的理想。

这就是他为什么可恨

他把权势人情当做做官升迁的必需品

母上大人说他的问题就是把错误都推到别人身上

好像是这样的

至于把狗崽子和汉大求婚联系起来,

我总觉得汉大的求婚是他命运和思想的转折点,求婚之前,他可怜,求婚之后他可恨。

由此,我觉得他求婚的时候,尤其是等待梁璐回复的时候,他内心应该是非常痛苦和纠结的,一方面他需要梁璐和梁书记的政治资源把他拽出来,另一方面他又不想为此娶一个他不爱的女人,放下自己的尊严荣耀。

他那个时候的绝望应该是真正把他拉入深渊的原因之一,众目睽睽之下,他那么高傲的一个人跪下向一个不爱的女人求婚,还是他自己愿意的

因为他没法自己升上去,至少没法自己那么快的升上去

可能求婚的时候只要有一个人能拉他一把,跟他说:别这样,跟我回去,有什么困难有我
他就是另一个结局。

可是没有,所有人都以为他爱她,或者装作认为他爱她

当然不能把一切都推到他人身上,路到底还是祁同伟自己选的

还有就是狗崽子和肉
祁同伟死过一回之后重生成了狗崽子,他其实到扔肉之前一直潜意识里自己还是那个祁同伟,不是祁狗崽

所以昨天有人问的时候我就在想

他不是接受的太快,是他完全没接受,他一直觉得自己只是换了个壳子,内里还是祁同伟,至于壳子是什么,我觉得死过一回的人其实可以不在乎这么多

但是人们向他扔肉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了

因为对于狗来说这是个再正常不过的事,而对于人,不可接受

那一瞬间他忽然理解了其实就算他内里是祁同伟,他的壳子也只是狗,不是人

所以他那时候的心情应该是很难受的,
我觉得和求婚那时很像

跪下,他不再是正直勇敢的缉毒队长
吃了,不再是曾经为人的祁同伟

是一种身份的转换,我不知道写出来了没有

他上一辈子选择了屈服,我希望这辈子可以给他个新的路,死过一回了,不认输不认错,难道还要认命不成。

他不会也不能认命的做一只狗,但他又没法拜托上辈子汉大的阴影

所以育良书记的车会出现。我希望有个人可以拉他一把,就算是给他个希望也行

评论(11)

热度(95)

  1. star🌸贫道这厢有礼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