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道这厢有礼了

杂食动物,生冷不忌荤素均沾,80%的主角绝缘体+20%反派/配角乱拉郎
冷cp爱好者,墙头多到能建个长城
奇懒无比,没事的时候没脑洞,有脑洞的时候不想动
写的一般得坑,画的基本要弃
我不是文画兼修,我只是理想主义
慎入慎入

【高祁 微沙李】高书记的小狼狗(五)

啊于是又来更了感觉被催了好几次好慌

说出来别打我其实过去的那一个星期我原本是想直接坑掉的

结果可能是良心发现没有这么做

还是渣文笔啊感觉整个画风都不对了

依旧严重occ预警

完全没有逻辑可言了我也不知道我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感谢各位能忍耐我的渣文笔到现在

—————育良书记锄地的分界线———————

祁同伟猫在小花园边上的灌木里反复思量忖度再三公安厅厅长的警觉提醒着他事有不对而对老师多年积淀的爱却时刻叫嚣着冲出去终于深厚的情谊战胜了心中的恐惧和怀疑他迈出了灌木丛。。。。

以上这么一大段用一种文艺而简明的语言就是两句话

狗崽子脑中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啪”的一声断了,小狼狗就那么“汪”的一声撒腿冲了出去,

没了

是的,就那么两眼冒光舌头伸的老长内心是激动的实际是狰狞的冲了出去,直奔花园中央的育良书记。

省委大院惊现不明生物,夜半时分直扑政府高官为哪般?!
                ——第二天八卦头条

这年头标题党真是要不得啊!
后来育良书记回忆起当时的情况表示:
他当时要不是顾及到自己省委副书记的形象差点就一锄头砸下去大喝一声:

何方妖孽!!

毕竟要是你大半夜看见路边忽然窜出一只漆黑如墨,眼冒红光,嘴咧的老大,四颗尖牙在月光下闪着白森森的光,血红的舌头伸的老长的不明生物还直直的奔着自己就冲过来……那什么,还是赶紧检查一下速效救心丸在不在上衣左兜里吧

所以真的不能怪高书记当时举着锄头一脸戒备的逼停了一路狂奔过来的狗崽子

实在是太吓人了有木有!

被一把锄头隔开了和老师之间的距离,祁奶狗心中又委屈又不满

老师老师是我啊!你怎么不认得我了呢!

崽子又是摇尾巴又是吐舌头就是越不过一个锄头的距离急得上窜下跳,最后急得祁同伟脑袋一热,一长串话就那么不经思索脱口而出
老师我是祁同伟啊我没死啊别不让我过去啊

但他忘了他现在是只狗
只能说犬类语言

所以表现出来是这样的
“汪嗷嗷汪汪汪汪嗷汪汪嗷呜嗷汪嗷呜……!”

奶狗稚气未脱的叫声在深夜的寂静里格外响亮,并格外具有穿透力,一连串的回响在寂静的夜空中。。。。几秒钟的停顿后临近的窗户里都亮起了灯光。

搞出大事了

——————狗崽子搞事情的分界线——————
高育良住在哪啊?
省委大院东北角三区啊!
三区住的都是什么人啊?
副省级以上的高官!
现在他们都被吵醒了
。。。。。
高育良隔壁谁啊?
沙瑞金啊!
沙瑞金谁啊?
汉东省省委书记,一把手!
现在他被吵醒了
。。。。。。
沙瑞金媳妇儿谁啊?
京州市委书记、省委常委李达康啊!
李达康咋了啊?
两条,
其一,工作狂属性满级刚刚好不容易被哄去睡觉
其二,怼天怼地除了沙瑞金没有不敢怼的
现在好不容易睡着了的李达康被吵醒了
。。。。。。
哦还忘提了,沙瑞金最近新多了一个外号

沙•护妻狂魔•瑞金

到底是要同情将背锅并承受众怒的高育良书记
还是要可怜将要承受被大家一起怼了的高育良书记的怒火的祁狗崽子

这真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头脑过热的狗崽子明显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慢慢的伏低身体,尾巴夹在腿间,小小的耳朵努力的向后背着,做出一副讨好的姿态

嘤嘤嘤老师我错了

奶狗努力的从小眼睛里不断的向高育良传达出从道歉到悔过自新的一系列意思

被拒绝接受了。

高育良站在原地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欲哭无泪

他就是半夜想自己那个死了的学生想到睡不着觉就起来挖挖地怎么就碰上这事了呢

越想越气的高书记也不管奶狗到底能不能看懂人的脸色,阴沉着脸盯着这面前这只小狗崽子

狗崽子瞅着他老师那脸色就知道要坏,想当初去通报丁义珍跑了的时候老师就是这脸色,他怀疑要不是大白天的在省委办公室影响不好他老师那书早就摔他身上了!
还有那次他去给陈岩石锄地然后沙书记碰上,老师从常委会回来他去找老师就瞅见老师在后花园锄地,那眼神跟现在一模一样,让他觉得要不是因为距离太远那锄头早飞过来了。

一点点的往后挪动身体,狗崽子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高育良……和他手中的锄头

他现在深刻的觉得他老师会忍不住把锄头扔过来

上辈子就算挨一下最多也就是十几天病假的事,这辈子自己这小身板要是真挨一下子说不定就真找阎王爷喝茶去了

正在这对峙的关头,隔壁大阳台上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育良书记,这么晚还没睡啊”

前公安厅长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智商瞬间爆表

woc天赐良机,沙书记您真是我的福星

崽子瞅了一眼高育良,小白牙一呲。一个滑步就窜到了高育良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看了沙瑞金,心中默默为他的老师点了根蜡
老师,学生这两辈子可就有意坑您这么一回,您可千万顶住了

“诶,育良书记你什么时候养的狗啊?”

高育良眼瞅着狗崽子蹿到自己身后,仿佛看到了一个大屎盆子“哗啦”扣在自己身上,上面写着闪亮亮的八个字

教导无力管教无方

下次开民主生活会的时候我是不是还得就这件事检讨啊我去!
高育良心中暗骂

“我说育良书记,您这狗崽子可是有些吵人,这周围都是领导干部的,万一睡眠质量因此下降导致第二天工作质量下降怎么办啊!”

李达康披着一件外套迈着他那大长腿踱到阳台上和沙瑞金一起抱着胳膊,翻着欧式双眼皮一下一下的往下飞刀子,一脸的嘲讽,看的高书记脑袋青筋蹦起来多高

果然是想什么来什么,这李达康怼天怼地,没事都要找事的怼自己,现在抓找这么个大尾巴怎么肯放过。

再一回头,那只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的狗崽子真的跟自己养的狗似的一脸真诚的仰头看着自己,小眼神里满满的忠诚和信任

这是哪来的狗妖精,有没有人能收了他。

育良书记内心是崩溃的。

写在后面的话

当然是高书记您自家的小狼狗您不收谁收啊╮( ̄▽ ̄)╭

评论(5)

热度(77)

  1. star🌸贫道这厢有礼了 转载了此文字